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新闻 > 企划营销 > 妈妈的时间是“零钱”

妈妈的时间是“零钱”

2019-04-15 12:43:00

王芳

1

女儿婉儿3岁时,有一天,大家都在吃饭,突然找不到她了。我妈转了一圈,发现她一个人站在卫生间的小板凳上,对着镜子说:“妈妈,我好想你啊,你也想我吗?你是在开会还是录节目啊?你要是回来陪我吃饭就好了。”然后,凑到镜子前,亲了一下,才费劲地爬下来。

晚上,妈妈当笑话给我讲这事儿。当时我忍住了,回到房间,看到女儿熟睡的样子,我忍不住泪流满面。说实话,我从不应酬,几乎不逛街,除了工作,我会抓紧每一分钟陪伴她。我确实没有全职妈妈陪伴孩子多,但是在这个职业人群中,我一定算是最用心的妈妈之一。

我是一名职业谈话节目主持人,每年录制节目1000期左右。也就是说,除了各种国家假日必须休息,其他时间平均每天录制3期节目。每期节目需要提前过文案,需要记住所有关键谈话点。

婉儿6个月就开始在演播室里陪我录制节目了,她从小就清楚地知道妈妈工作时是不能说话的,更别提大声喊或者哭了。在我的记忆中,婉儿是个很有分寸的孩子,她知道什么场合说什么话,我想这和她从小不得不跟着我工作有很大关系。

我记忆最深刻的是,有很多次,婉儿坐在观众席的一个角落,用劲地看着我,一定是用劲的,因为我几乎每一刻都能感受到她坚定的目光。在换场或者嘉宾上场前,我会抽空看看她,笑一下,她立刻很满足地笑。这一眼、这一笑是无比宝贵的,是妈妈和女儿的心灵密码,这一笑,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其中有多少内涵。

有的时候,她想出去了,或者饿了,一定会等一个机会——趁我在看她的时候,她给我比划一下,只有我点头了,她才会动,没有得到我的允许,她一定会一直坚持着。这是她很小时我对她的要求——场合感,任何场合都有其规矩,我们得遵守。

2

因为时间紧张,我们都很珍惜在一起的时光。只要她在身边,我几乎不看手机,不玩电脑,只是专心地和她聊天,陪她游戏。这个其实很难做到,因为我们看手机已经成为习惯,但是我强迫自己回家把手机关静音,放在书包里,让孩子知道,这个世界除了电子产品还有很多更有意思的事情。我陪她的时间很零碎,但都很有效。

记得她1岁时,我只要带她上下楼,都会数数,中文、英文各种数,后来她果真是同龄孩子里对数字比较敏感的。3岁时就可以用英文数到100,后来学数学也比较轻松。

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大多是我开车,她坐在后座。我会给她讲有意思的故事,比如“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指的是谁”“澳大利亚是库克船长如何发现的”“大海为什么潮起潮落”。这个时候,她常常会提出很多问题,我都回答不上来,于是后来就有意识地提前查下资料,然后引导她。因为我想让她头脑丰富,而不仅仅是学习好。

如果她陪我工作,在我化妆时会和她聊学校的趣闻,经常逗得化妆师哈哈大笑。因为经常鼓励她讲话,8年下来,她的表达能力确实不错。

如果晚上我回家晚了,早上一定会早起。我很少早上催她或者大早晨严厉地说什么,更多的是拥抱她,告诉她美好的一天开始了。然后她一出家门,我就一秒钟都不耽误地栽倒在床上,睡回笼觉。我老妈心疼我的身体,说不必早起,其实就半个小时,也做不了什么,但是我知道,妈妈的拥抱是最美好的早餐,必须爬起来,我想这些美好的早晨必将成为女儿成长记忆中最闪亮的彩虹。

3

女儿读小学一年级时,由于没有上过学前班,学习语文很费劲,特别是识字很困难,一个字有的时候写了很多遍依然记不住,我又没有时间一次次陪着孩子学习,于是我把汉字编成小故事,让孩子感兴趣地记。记得当时有一个词“一瘸一拐”,她怎么都记不住瘸字,我就给她讲故事:“从前,有个小朋友特别淘气,总是爬到房子上往下跳,结果摔坏了腿,走路一瘸一拐的。妈妈看到他的腿生病了,为了让他快点好起来,每天都给他加点肉吃。那么‘瘸这个字,因为是生病了,所以是个病字框,然后妈妈每天给他做什么呢?”

婉儿抢着回答:“加点肉。”“对。”我鼓励她,“所以病字框里面,一个加,一个肉,就是瘸。你可以考考身边的大人,他们很多都不会写这个字。”

这一下女儿可记住了,逢人便考人家“瘸”字怎么写,你别说很多大人虽然都认识这个字,怎么写,还真提笔忘字。女儿在这个游戏中找到自信,后来只要我们在一起,就让我给她编字的故事。

我想,我陪女儿的时间就像零钱,不攒着可能随手丢失了,但是用心积攒,就是一笔很大的财富。

(冬之暖摘自《最好的方法给孩子》 东方出版社)

标签: 妈妈 女儿 我想

消费警示相关信息

MORE

相关产品

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