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新闻 > 企划营销 > 云南镇雄凶杀:留守悲剧

云南镇雄凶杀:留守悲剧

2019-05-27 16:18:17

王海燕

2018年1月7日凌晨,云南省镇雄县法地村一户人家发生命案,造成3死4伤。目前案件已定性为故意杀人案和纵火案,嫌疑人即为死者之一的爷爷李明华,警方通报称,他在残忍击伤击杀老伴和5名孙子孙女后服农药“敌敌畏”自杀死亡。案发前,李明华在外打工的3个儿子已经觉察到父亲的异常,但是阴差阳错之下,一切都变得无可挽回。

火灾现场

镇雄县是云南省人口和农业人口最多的县,花朗乡法地村则是典型的镇雄村子:山高,地少,距离县城70多公里,坐班车要花半天时间,逢下雪就不通路。县城里的街边摊主,人人都要在膝盖前放一个蜂窝煤铁皮火炉,再用纸板围住身子,盖块布,拢住那点微弱的暖意。山里人则家家户户置一张生铁圆桌,桌子中间挖火炉,做饭、烧水,主要是方便烤火。

法地村地处赤水河上游发源地,每到入冬,天气就变得格外讨人厌,连绵无间的小雨、小雪、多云,终日大雾如盖,加上高原低温,灰暗湿冷,火灾在这里是很少见的。

所以1月7日清晨4点50多分,村民郭天忠听到“噼里啪啦”响声的时候,还以为是鞭炮响,但再听听,又实在不大像,还是翻身起床扒开窗户望了一眼,一望就发现,“拐了(糟糕了)”!距他家10米左右的李明华家里已经浓烟滚滚,亮晃晃烧起来了。他推了自己老婆一把,笼上衣服裤子,拉链没拉就跑出去。

郭天忠先在李家右厢房窗子边拿电筒扫了一下,看到他家小姑娘躺在床上,满脸血糊糊的。他吓了一大跳,赶紧绕到门边,那时他老婆已经跟上来,赶先一脚踹开门,两人连摔带跑跌进房里,摸到床边,发现床上两头各躺了一个小孩,小姑娘满头血已经浸透枕巾。

郭天忠和李明华家所住的法地村田湾社,坐落在一座大山凹处的山湾里,十几户人家错落而居,都住得近,郭天忠已经吼了几声,把周围人吼起来了。前后脚赶来的村民一起进屋,把床上两个小孩都抱了出去。李明华家的两侧厢房各分前后两间,前面房里两个小孩抱出去后,郭天忠一想,后面肯定还有,踹开后屋门,果然又是两个,一样满头满脸血,也没人顾得上害怕,连抱带扛也弄出去了。

救完孩子,郭天忠才加入救火。李明华家是一横排三间石砌瓦房,正中间高阔宽敞大堂屋,屋顶横梁黑糊糊的,没有大门,空荡荡迎着风和冷气,筑了一道石门坎,算是进了门。两侧各有厢房,分前后两间,都用竹架子隔成板楼,堆杂物和玉米。这是村里最破败的仅存不多的几间瓦房了。

火就是从左后厢房燃起来的,木门早烧成了木炭,里面一片火海,瓦片啪啪往下掉,根本近不了身。村民们没什么救火经验,也没有扑火的工具,水管里也没水,不知道是不是冻住了,水缸里早舀得见了底。郭天忠急得团团转,听见李明华家里牛“哞哞”叫,才想着去圈里牵牛,又想到还有粪池,赶紧招呼大家拿着桶啊盆的,舀粪水扑火。

但除了右厢房的4个孩子,这座瓦房里还应该有3个人。邻里邻居的,大家都知道着了火的房子是64岁的李明华和老伴张志飞居住,最先被救出门的4个孩子,是老两口大儿子和二儿子家的孩子,3个男孩,1个女孩,最大的12岁,最小的5岁。一开始,大家都没有找到的,还有李明华夫妇和他们最小的同样是5岁的孙子李浩然,是老两口三儿子家的。

好容易扑灭了火,人们才发现,张志飞和小孙子被困在了左厢房后面的房子里,没能得救。而蹊跷的是,李明华没有在房子里,而是倒在了左厢房出门后的小路上,一身干干净净的,穿着平时的中山装和解放布鞋,兜里还有一卷烟。

凶杀案

李高兵接到电话时大概是5点左右,他是李明华的二儿子,得知自己家里着了火,4个孩子都受了伤时,他老婆郭明右很奇怪,问是不是房梁烧断后掉下来砸到的,得到的答案是房梁還好好的,况且4个孩子住的房间根本没有烧起来。

郭明右赶紧给自己住在同村的堂嫂张梦先打电话,请他们送孩子去医院。张梦先接到电话时大概是5点10分左右,她和丈夫郭明山立即骑摩托车赶到,张梦先看到的情景是,4个孩子被排排摆在邻居屋檐下,满头满脸血,场景骇人,周围人都不敢近身。她赶紧让人找毯子给孩子盖上,又请人帮忙,把几个孩子分开,做了简单包扎。

4个孩子全都已经处于昏迷状态,头部异常肿胀,摸上去软软的,最大的李雄后脑勺“那么长条口,像杀猪一样,血往外淌”。8岁的李杰则斜翻着白眼,不眨不动,直愣愣地盯着人;5岁的李佳成在床上时还没有流血,这会儿则看起来最危险,因为血是从耳朵流出来的。张梦先心惊肉跳,眼前的事情让她一点头绪也没有。

不过要紧的是救人,张梦先连续打120和110,辗转了好多回合才接通。想着法地村离县城太远,张梦先决定不能干等,要赶紧联系车把孩子往县城送。但村支书打了一圈电话,没有包到车。

乡里派出所的车倒是很快到了,但是加上照顾的人,最多只能拉走两个孩子。张梦先又给自己一个开面包车的本家叔叔打电话,结果对方过来一看就差点晕过去,不敢拉。张梦先自己以前在一场车祸中失去过两个孩子,受不了,求着说:“叔叔,你拉娃娃去医院吧,救他们一命,娃娃要真的不行了,我们花钱给你买新车。”好说歹说对方才答应,两辆车赶紧送孩子去医院。

车子要走的时候,张梦先已经听到有人议论,孩子可能是被打的,张梦先原先还懵懵懂懂的,经人这么一提醒,越想越是那么回事,那样惨烈又奇怪的伤口,只有击打才能解释。甚至,如果是有人击打,从4个孩子的伤口一眼就能看出,李雄和李杰是侧睡的,因为伤口分别在侧后方和侧前方;李佳玲和李佳成则是平躺睡觉的,两人的伤口都更多集中在前面。但她也有想不通的地方,不知道是什么打的。“如果是锤子砸的,也就一个伤口吧,怎么都是巴掌大的伤呢?”而且孩子们的伤全在头上,身上一点伤痕没有,是下了狠手的。她想得心惊肉跳,没有答案。

镇雄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是在半路上接到4个孩子的,当时,孩子们已经两边瞳孔不等大,意味着可能是颅脑严重损伤。后来,根据镇雄县人民医院的CT片,4个孩子的损伤如出一辙,大脑颅骨总面积的1/3到1/2全都出现粉碎性骨折,裂成了几十块或大或小的不规则碎片。主治医生之一的梁佳村说,那是他在镇雄县人民医院工作10多年以来见过的最惨烈的伤口。

4个孩子全都做了开颅手术,从早上10点半一直做到晚上超过12点才全部完成。但手术至今已经超过半个月,除了最小的李佳成可以在醒来时与人眼神交流外,其余3个孩子即使在睁眼状态下,也是无意识的。梁佳村说,这种状态发展下去就是植物人。4个孩子现在都靠氧气瓶、营养液维持生命。

李明华的三个儿子是在1月7日物业12点多前后脚到达镇雄县医院的,当时孩子们被推出手术室,排排躺在同一间重症监护室里。老大李高军只推开病房门看了一眼,立即就退出去,晕倒在走廊的椅子上,老二李高兵支撑着走进了门,但在第一张病床前就像泥一样摊在了地上。两个妯娌坐在走廊椅子上哭,不敢进门。

所有人都想不通,说是火灾,怎么变成这样了。医生则在第二天将他们叫到办公室,向他们展示了CT片,并提醒他们,那显而易见是钝器击打的伤口。另外,不规则的伤口,不连贯的塌陷,还表明击打可能不是一次完成的。

随后,1月11日,镇雄县公安局通报,案件嫌疑人为同为死者的李明华,其在作案后已服“敌敌畏”自杀。镇雄县公安局还告诉本刊,目前案件已定性为故意杀人案和纵火案。李高军兄弟三人得到的更多细节是,同为死者的张志飞和李浩然除了严重烧伤,还有和4名伤者一模一样的击打伤口。经过法医鉴定,李明华身上有所有5人的血迹,因此可以认定李明华作案。但警方没有提到作案工具。

留守老人和孩子

张梦先和郭明山是全程从事故现场跟到医院的,他们对这个结论很茫然,不知道应该持什么态度。张梦先记得,她赶到现场后,因为怕孩子冷,她还进屋去帮几个孩子找过袜子。在李明华家里,一般是张志飞带着最小的李浩然睡在左后厢房的卧室里,也就是火势最大的地方,也有可能是大火最先燃起来的地方。李明华则带着11岁的李佳玲和5岁的李佳成两姐弟睡在前右厢房里。12岁的李雄和8岁的李杰则分别睡在后右厢房的两张床上。

因为堂屋没有大门,冬天实在冷,只能放些杂物,李明华睡的前右厢房看起来既是卧室,也是起居室和厨房。带火炉的铁圆桌就放在这间房里,张梦先进门后看到,铁圆桌桌面上,整整齐齐6双鞋袜,还有袜子是湿的,大概头天洗过,放在那里烘干,因为铁桌子中间的火炉晚上是不灭的,封着火,第二天早上起来不用重新生火。

郭明山则在到达现场后,找到了倒在屋后小路上的李明华,他还用手试了试鼻息,他确定当时李明华还有一口气没断。但等大家把几个孩子安置好了,再去看李明华的时候,已经断气了。

李家三兄弟拒绝火化两位老人,执意选择了土葬,他们无法接受自己的父亲是凶手。李高兵想不通:无论怎么狠,打伤两个人后应该也就心虚了吧,到底得有多大的勇气继续打人,继续放火?

他们三兄弟夫妇常年在福州打工,64岁的李明华和张志飞则在家里带着5个孙子。老大李高军的妻子是福建人,两个孩子之前都带在身边,2013年送回老家的。当时,两个孩子分别7岁和2岁左右。老二李高兵的老婆就是本地人,两个孩子都断断续续在身边和外婆家养过,也是7岁和2岁多的时候才送回到两个老人身边的。老三李高奎前两年一直在老家做生意,今年才出门打工,并把5岁的大儿子李浩然留在了老家,更小的一个孩子则带在身边。

法地村海拔1300多米,山峦起伏,沟壑纵横,主要粮食作物只有玉米,因为光照不够,有时候土豆3年只能收2季,村里绝大多数青壮年劳动力都在外打工,孩子留在家里是普遍做法。目前,李高军三兄弟都在福州开塔吊,工资4000元左右,几个妯娌则分别在饭店和商场上班,工资2000元左右。如果孩子都带在身边,几乎不可能攒钱,但留在老家,三兄弟除了给孩子买点学习生活用品,老人只要求他们每年往家里寄5000元就夠了。即使三人通常都会多寄点,但也比带在身边俭省得多。

住在李家隔壁的郭天忠夫妇说,两个老人自己用钱很省,村里其他人去赶集都坐车,但是老两口永远都是翻两座山,走路去,理由是“坐车要20元,够给孙子们买10来斤水果了”。李高奎前两年在家,知道两个老人是怎么带孩子的,苹果桔子都是一整袋一整袋买回家,张志飞以前甚至还上街批辣条这类零食回家,后来被儿子制止了,改成了各种饼干蛋糕,每天早上发给孩子们吃。

今年早些时候,李高军夫妇跟父母商量,过完年想把孩子接到福州外婆家去,平时方便看望,并且,福州的教育条件也好一些。但张志飞不太乐意,理由是“带走干吗,几个孩子在一块,很亲的,撕不开呢”。李高兵也动过把孩子带在身边的念头,同样被两个老人劝住了,让他们好好在外面挣钱,早点回家修房子。总之,用老三李高奎的话说:“他们巴不得我们把孩子放在家。”

李高军兄弟都知道,两个老人疼孙子。李明华尤其喜欢5岁的李佳成,因为他每天做农活回家,小不点就往他膝盖上爬,抢着要给他点旱烟。不管多累,李明华都要和这个小孙子玩耍一会儿。

但带5个孩子依然很费精力,李佳玲是女孩子,最懂事,经常帮着做家务做农活。4个男孩子就调皮一些,跟村里其他孩子一样,有时上山下河疯玩,天黑了还不回家,老人也打,鸡飞狗跳的。两个5岁的孩子还在上学前班,每天要接送3趟。学校不近,下雨的话,来回一趟要花超过1个小时。郭天忠的老婆以前听到两个小家伙向张志飞撒过娇:“奶奶,你送我们嘛,不送的话老师不收的。”

况且,两个老人的庄稼在村里种得算多的,去年年底,张志飞身体不太好,所以李高兵一直在家待到5月份才出门,离开之前,夫妻两个帮着老两口种玉米,种了整整15天。后来,家里的玉米收了接近2万斤,直到出事后,还有一半的玉米没脱粒,堆在右厢房屋顶的板楼上。

除了庄稼,老两口还养了4头猪,10多只下蛋母鸡,1头大黄牛。为了省粮食,李明华大冬天也是上山割枯草喂牛。

嫌疑人的异常电话

李家今年有很多新计划,李高军准备把两个孩子带到福州去是一桩。老两口身体不好,本来说好了,2018年要把以前种的别人家的土地都退回去,这是第二桩。第三桩则是李高兵准备今年回家修房子。

三兄弟没分家,现在一家10多口人住的瓦房还是李明华年轻时建的,花了好几年才建好,因为条件有限,堂屋没有大门。不过当时村里其他人家大多都还是土坯茅草房,李家的房子依然是数一数二的气派。但如今,村里人都住上了平房,李家还是这座老房子。

早几年,村里有危房改造政策,给李高兵打过电话。李高兵听说是给房子四个角上加彩钢,就没同意,因为一直准备修房子,怕拆起来麻烦。李高兵偶尔包点塔吊工程,在三兄弟中经济条件最好,但早几年他在浙江开饭馆亏过一次,去年准备回家搞养殖,买了百来头猪,都生病死了,又亏了。加上老三李高奎前两年在镇上做灯饰生意,也亏了。修房子的事情便一直搁了下来。

但去年(2017年)早些时候,张志飞给李高兵打电话,说房子无论如何得返修一下了,因为逢下雨就漏,尤其是夏天,几个娃娃都住得不安身。因此,李高兵也计划着,是该回家重新建平房了。

这个时机其实也挺巧的,因为2017年7月,云南省刚刚印发《关于加强全省脱贫攻坚4类重点对象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意见》,要对包括建档立卡贫困户在内的家庭,进行住房评级和改造。李高兵并不知道自家的房子被评的是几级,但知道在出事前一段时间,已经有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去实地考察测量过了,结论是要加固改造,包括翻盖琉璃瓦。这一次,李高兵答应了,他还琢磨着,翻修揭下来的旧灰瓦还能用。

李明华也是在这段时间开始变得不正常的,更具体地说,李明华的异常围绕着“建档立卡贫困户”幾个字展开,对贫困户建档立卡是从2013年就开始实施的一项扶贫政策,以便建设全国扶贫信息网络系统,精准扶贫。

12月上旬,李高兵就接到李明华的电话,得知自己家的10个人都被建档立卡了,娃娃上学有补助(这类补助各地政策不同,并且是动态变化的)。10个人都是李家在当地的户籍人口,包括李明华夫妇,李家三兄弟,李高兵妻子郭明右,李高军的大女儿李佳玲,李高兵的儿子李雄、李杰,李高奎的大儿子李浩然。另外,李高军和李高奎的妻子都是福建人,没有迁移户口,李高军的小儿子李佳成也随母亲落户在福建。

因此,李明华告诉李高兵,李佳成没有得到建档立卡的名额,想去给他办一个。李高兵劝他:“怕不好办哦,算了嘛。”但李明华坚持,觉得一家人谁都有,李佳成也该有,李高兵也就没管了。过了大概两三天,李高兵又接到李明华的电话,说事情没办成,自己惹祸了,犯了天大的王法。

李高兵一听,也吓了一大跳,赶紧给认识的村干部打电话,问自己爸爸是不是真的因为办这事犯了错。对方觉得奇怪:“能办就办,不能办就算了,他一个农民能犯啥错?”李高兵想想也对,就原话讲给李明华听了,劝他不要多想。

但李明华似乎没有听进去,12月16日,李明华又打电话给李高兵,让他给村卫生室一位名叫杨林的医生打电话,请他帮忙把李佳成建档立卡的名额撤下来,李高兵还发了一通火:“这是我哥家的事,我怎么做主?”随后他把杨林的电话发给了自己的大哥李高军,但是李高军并没有给杨林打过电话。谁也不知道,这个错过的电话,错过了什么。

根据杨林对本刊的说法,李明华的确去找他咨询过建档立卡的事情,因为当地建档立卡的帮扶政策里也包括医疗保障项目。杨林说,李明华一共找过他三次,第一次是去询问他,家里还有个小孙子,可否建档立卡。杨林答,还未上报,可以。第二次,李明华带着李佳成的户口复印件,杨林将其名额纳入项目。第三次,因为李明华看到一张表格上自家人名字后面都被画了圈,询问杨林那是什么意思,杨林告诉他,那就是被纳入建档立卡范围的意思。李明华听完没说什么,回了家。杨林说,他未觉察到任何异常,因为李明华平时就是一个“几分钟憋不出一句话的人”。

但在李高兵三兄弟这里,李明华的行为已经异常得非常明显了。杨林说的画圈圈的事情。李高兵有印象,因为有一次李明华打电话告诉他:“小兵,完了,户口都被下了,圈圈都画了。”李高兵摸不着头脑,李明华说不光李佳成的名额没有了,全家所有人的名额都没有了,后来又说,危房改造也没有了,整家人的户口也被下掉了。还嘱咐三兄弟,要办两张卡,如果被抓了,还能给小孩留点钱。后来又告诉他们,有钱就赶紧花掉,政府要收回他家的一切,不要便宜了外人。

那段时间,三兄弟往家里打电话的频率空前密集,但无论三兄弟如何引导,李明华都没有说,自己到底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话,只是翻来覆去说“完了”“惹祸了”“对不起一家人”这些话。他甚至还说自己叛了党,但实际上,他并不是党员。

李高兵也给母亲张志飞打过电话,张志飞告诉他,大概有10多天的时间,李明华天天都在外面跑建档立卡的事情,但没有说去了哪儿。李高兵怀疑父亲生病了,但张志飞说:“没事,看不出身体有啥毛病,活儿还是一样做,饭还是一样吃。”

经过李高兵追问,张志飞才说李明华“电视也不看,孩子疯闹也不管,没事就呆坐着”。李高兵知道,这是以前从没出现过的,他真有点急了,赶紧跟工地请假,准备回家看看。李明华还劝他不要回来,会被抓的。李高兵跟他开玩笑:“现在不兴诛灭九族了,都是一人犯错一人当。”

随后,李高兵准备1月4日回家,坐长途汽车从福州出发,顺利的话,会在6号晚上,也就是出事的那一夜到家。但当天他去车站时,被告知那一天有车坏了,已经没票了。他只好回到工地上,想着过几天再走。没坐到车的事情他并没有打电话回家告诉父母。

一直到6号早上,李明华还给李高兵打过一个电话,依然是讲全家遭了巨大灾祸的事情,嘱咐他有钱就赶紧花了。李高兵继续跟他开玩笑:“好,全部取出来赌,输完算了。”

结果李明华回答:“可以啊,拿去赌也可以,做啥子都可以,反正我们这家人就这么完了。”

李高兵觉得好笑,继续开玩笑:“爸爸,你都要完了,那你卡上还有多少钱呢?”

李明华答:“卡上也没多少。”

李高兵又问:“那你身上有多少现金呢?”

李明华答:“你管我呢。”

这几乎是父子两人说的最后几句话,因为当时李高兵正在上班,心里有抱怨,“爸爸神经肯定出了问题”,但没说出口,只是说:“我在高空操作,没时间跟你讲,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。”随后他挂掉电话,又给妈妈张志飞打电话,问了问李明华的情况。

老实的隐形人

出事前,李明华和张志飞夫妇还磨了糯米面,准备做汤圆;杀了两口猪,卖了;新买了两头小猪,等圈里的两头年猪杀了就捉回家里养;卖了4000斤左右的玉米;种了两大块地的土豆。

也有人觉察过李明华的异常,出事的6号中午,郭天忠听人说,有人看见李明华在煮猪食,跟他打招呼:“大哥你在煮猪食啊?”结果李明华闷头闷脑答了句“煮了也没用。”那人还奇怪,怎么煮了没用呢,但是并没有细问。

更多的人则什么也没有觉察到。出事前两天,李明华还帮郭天忠家里犁了半天地,没有要工费,两家还约定,等开春了,郭天忠家的地都要包给李明华犁。当天晚上,李明华在郭天忠家吃饭,没怎么说话。但李明华平时就是一个很沉默的人,几乎不串门,只是下雨下雪的晚上偶尔去去郭天忠家,他家有个麻将桌,但李明华基本都是在边上看别人打,不说话,嘴里含着的烟杆也很少点,所以大家都觉得很正常。

郭天忠的老婆事后倒是想起,出事前一段时间,天气很坏,但李明华已经有一個星期左右没来过自己家了。不过大家都忙,很少注意到这样的琐事。

张志飞出事前一天倒是去了郭天忠家拉家常,说了说儿子儿媳的事情,没提李明华的异常。和李明华对建档立卡这件事的恐惧不同,张志飞有别的心事,她担心政府危房改造,一家人搬去哪里过渡。郭天忠还安慰她,可能是一间一间地改造吧,就算整体改造,也是盖瓦,板楼上还堆着玉米,总能遮风挡雨。没人知道她对丈夫的异常到底知道多少,有报道称,家里驱了邪,但李高兵说没有这回事。

其实出事前,3日上午10点,李明华还给自己的舅子张志贵打过电话,说自己家里的11口人,只办了10个建档立卡户,似乎很忐忑的样子。张志贵问他到底想说啥,李明华沉默了一会儿后,磕磕巴巴说:“我也说不清楚啊。”张志贵一生气,就把电话挂了,通话只持续了2分钟。他随后给姐姐张志飞打电话问了问情况,但也没多说。

张志贵和李明华算是关系好的,但大家平时也很少往来,李明华买手机好多年了,算上这最后一通电话,也只通过两次话。“农村都是这样,大家都有事情要忙。”张志贵说。

他对自己这个姐夫的评价是:“很少有这么勤快的人。”就算不上坡,在家里也要编点篓子筐子。不过,也太懦弱了点。他记得大概20年前,李明华同村的人,因为一点矛盾把李明华的大黄牛牵走了。那时候一头黄牛很值钱,还是张志飞告诉了张志贵,他带人去把黄牛要回去了,去要牛的时候,李明华也不敢跟着去。

这样的事情,李明华的三个儿子也见过。李高兵记得,自己还很小的时候,别人家里娶媳妇,买了他家一头四五百斤的大肥猪,过后李明华去要钱,人家挑明了说不给,李明华就不去要了。李家三兄弟则知道,以前农村收获玉米的时候,有人偷庄稼地的玉米,李明华晚上去看守,看到小偷了都只敢扔石头,不敢喊,甚至知道是谁偷的,也不敢说出来。

没有人知道李明华内心深处掩埋着什么。李高军说,李家在法地村当地是唯一的异姓,李明华总教育他们,不要惹事,惹了事也没人帮,还曾无意中对几个儿子说过,他们的本家可能在四川或者毕节,让几个儿子有本事了,自己去寻根。

他在当地并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,对所有人都是不太好也不太坏,觉得“对别人好了,别人也许还会整你”。他同样不信任机构,比如现金几乎从来不存进银行,别人找他借钱,看到的都是发霉回潮的纸币。

李高军分析,这是因为他在十二三岁就成了孤儿,带着一个妹妹在法地村当地生活。李明华从没讲过自己年轻时候的任何事情,李高军还是从别人口中知道,李明华如何在成了孤儿后,像一个小大人上山干活,干活时还带着妹妹。

在李高军看来,也许正是因为这些经历,使得李明华变得极度忍让沉默。“别人朝他脸上吐口水,他也只会揩干走开。”这是多位当地村民对李明华的印象。李高军还说,小的时候,自己和别的小朋友起冲突,无论谁的错,道歉赔礼的,永远都是自己。为这个,张志飞偶尔还埋怨李明华:“就知道对自己的孩子发狠,在外面就是那样。”

李高兵对父亲还有个印象深刻的地方,那就是高度洁癖,做农活回家,无论多累,他都要洗澡换上干净衣服,才上桌吃饭,这在农村很少见。

出事后,三兄弟奇怪的是,家里一分钱都找不到,他们知道,家里虽然穷,但是李明华身上三五千块还是有的。李高兵甚至想过,如果真的是自己的父亲狠心,那现金一定是被他点了。如果真有那么一刻,没人知道,这个64岁的老人在想什么。李高军记得,“以前爸爸遇到事情,点旱烟的手都是抖的”。

李高兵则说:“如果真的是我爸爸做的,我无话可说。但如果是有人吓唬我爸爸……“他没有说后半截。他只说,他一直记得李明华在电话里恐惧的声音,对他说:“你不要问(谁告诉我的),惹大祸了,我们惹不起。”

事到如今,警方称案件已经侦查完毕,即将移送司法机关。三兄弟都没有心思追查案件之下的千沟万壑。他们的4个孩子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,新年的所有计划,早已是梦幻泡影。

标签: 孩子 厢房 都是

消费警示相关信息

MORE

相关产品

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