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新闻 > 政策法规 > 美丽无残忍:“零残忍”风尚

美丽无残忍:“零残忍”风尚

2019-04-15 14:44:19

何潇

“Be Cruelty Free”,是一种关乎时尚道德的态度。它会成为新一轮风潮吗?很难马上回答。几年之前,当有人提出环保会成为新风尚之时,也有人表示怀疑。然而,时间证明了一切。

美丽无残忍

不久之前,我在伦敦听了一场与“Fighting Animal Testing”(反动物测试)相关的研讨会。在来自世界各地的演讲者中,我见到了一位中国年轻人。他是民间非营利机构VSHINE(微善爱护动物协会)的负责人和发起人,从中国大连来到英国伦敦,为领取LUSH(岚舒)打击动物测试大奖(LUSH Anti Animal Testing Prize诞生于2012年,是全球首个反动物测试大奖)。这是大奖诞生以来,第一次将奖项颁给中国团体。在挤满了金发碧眼人群的会议厅里,于德智和搭档张艳艳的中国面孔,显得非常醒目。

于德智看起来30来岁,说话很老成。2008年毕业后,他在国内的一家设计院工作。一年之后,他机缘巧合地接触到了动物保护,一经了解,决定干起来。在当时,国内动物保护处于起步阶段,甚至谈不上保护,以收容为主。“我们接触了许多国际机构,学到一些经验,就开始做论坛。”于德智说。这也与他小时候的情结有关。“做一个公益组织,它带来的成就感,是高于其他事情的。它有一个光环。”于德智说。

我以记者惯有的“一切皆可疑”的口吻问他:你如何说服他人,你们所做的,是當下必需的,而不是博眼球的伪善呢?

“当你说到动物保护,总会有人质疑你是不是‘圣母思维。”于德智不紧不慢地回答,他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尖刻的问题。“当有人说动保是伪善,我们就告诉他们,这不是伪善,而是微善,是通过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情,来改变世界。”

“VSHINE”的名字是于德智取的,谐音“微善”,意为“不以善小而不为”。2016年,微善爱护动物协会与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(HSI)一道,开展了“美丽无残忍·2016全国宣传活动”,走进全国50所高校,举办了164场“美丽无残忍”(Be Cruelty Free)宣传活动。他们希望人们认识到化妆品动物实验的不必要性,了解更人道的动物实验替代方法。

在此之前,我不止一次听见“美丽无残忍”的口号。我所没想到的是,不过短短几年,国内已经有人如此积极地行动起来,并且将声音传达到了海外。“零残忍”(Cruelty Free)是动物保护领域的一种标识,表明该产品/活动善待动物,没有进行动物测试。近些年,“零残忍”渗透到各个方面,成为一种与道德相关的时尚态度。在时尚和美容领域,这样的呼声此起彼伏。

在欧洲与北美,“零残忍”早已成为一种广为接受的新生活理念。时装领域,表现在抵制皮草和一切可能对动物造成伤害的材料。几年之前,我在哥本哈根参加时装周,场外聚集着许多年轻人,以实际行动反对时尚产业对于动物的伤害。在美容领域,“零残忍美妆”(Cruelty Free Beauty)的概念被提出来。使用“零残忍”化妆品,做一个“道德消费者”,是许多人认可的理念。在美食方面,人们提倡“零残忍饮食”(Cruelty Free Eating),主张素食生活。与传统素食主义不同的是,“零残忍饮食”是在保证健康的基础上,严格意义的素食主义,即“VEGAN”(纯素食主义)。

在中国,情况则比较复杂。对于多数人,“零残忍”还是一个相对陌生的概念。另外一些人,知道这个概念,态度却各不相同。原因是多方面的,有个人意识,有社会因素,还有相关知识的传播问题。“我们面临过许多艰难时刻。也有很多人问过我是否想放弃,但我没怀疑过。现在做什么都不容易。如果所有人都了解,就不需要人来做这个了。”于德智对我说。

然而,可以看到的是,“零残忍”风尚正在往积极的方面发展。年轻一代,有着更为宽阔的接受视野。于德智感到,香港国际人道协会的现在,将会是“内地的未来”。大连的民间机构VSHINE之所以会为伦敦的LUSH大奖所知晓,也因为HSI的牵线搭桥。“动物保护其实是非常时尚、非常阳光的一件事。我们的工作人员,甚至一些捐赠人,都是年轻人。”于德智说。

年轻人那里,新事物总是传播得更快,举世皆然。不久之前,我看到一则新闻。在渥太华,两个加拿大女孩开办了一个在线“零残忍美妆学校”。莎曼莎(Samantha)和安德涅(Andrea)是ParamitaAcademy of Makeup网站的创始人,以善待动物为宗旨。在这个零残忍美妆网站上,她们教授纯素化妆的在线课程。这是世界上第一个“纯素化妆学校”。

所谓“纯素化妆”,不是说素颜,而是指使用的产品和方法,都符合“纯素食主义”与“零残忍”的理念。在这个“纯素化妆学校”里,人们可以了解与“零残忍美妆”相关的各种知识,包括纯素化妆品的介绍、如何挑选纯素化妆品和各种化妆技巧等等。除此之外,“零残忍美妆学校”也会告诉访问者,美容行业里存在的动物测验真相。

在倡导时尚伦理方面,英国时尚界一直走在前沿。扛起“环保时尚”和“道德时尚”旗帜的大牌设计师里,最具代表性的两个——西太后薇薇安·维斯特伍德(Vivienne Westwood)和史黛拉·麦考特妮(Stella McCartney),就都是英国人。在去年秋冬伦敦时装周上,86%的品牌没有使用皮草。并且,这种风潮正蔓延开去,得到越来越多大牌的响应。几个月前,在意大利,Armani和Hugo Boss也加入了无皮草设计的行列。

为了影响到未来的时尚设计师,PETA(善待动物组织)给中央圣马丁学院的学生写了一封信,建议学生加入到“零残忍”的风潮中来。信中写道:“这块毛皮,可能来自一只被吓呆的笼中狐狸;也可能来自一只被活剥的温顺兔子——无论如何,你手中的这块毛不应该被称作‘面料,它的所有者不是我们,而是那些生着毛皮的动物,它们需要它。”信的落款处,有许多时装品牌的联合签名。

除了时装与美容,“零残忍”风尚亦渗透到家居设计之中。在北欧的一些新兴设计师那里,可以看到这样的潮流。这里的“零残忍”,有些像家居中的“素食主义”。换言之,所有家居和装饰,不包含任何动物制品,包括皮草、动物皮、羊毛、羽毛、动物标本、动物骨骼等。他们使用的材质,都是动物友好的,如:人造皮革、棉、亚麻、原木等。这些家的主人,大多也是素食主义者。

尽管在时尚和生活领域,“零残忍”是一个正在兴起的风潮,但“零残忍”却不是一个新造的概念。早在1959年,英国便成立了“要美丽不要残酷协会”(Beauty Without Cruelty),距今已有半个多世纪。同年成立的还有“天主教动物福利协会”(CatholicSociety For Animal Welfare),即现在的“国际动物权协会”(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AnimalRights)。作為世界上第一个出台动物福利立法的国家,英国很早就开始禁止用于化妆品研发的动物活体实验。

国际零残忍机构(Cruelty Free International)是如今反动物测试领域的权威机构,集颁奖、政治游说、调查、法务等活动和企业责任于一身。如果追根溯源,这个机构已经存在了一个多世纪,其前身,是最初成立于1898年的英国废除活体解剖联盟(British Union For the Abolition of Vivisection,简称BUAV)。2015年,BUAV改为现在的名字,继续推广促进全球范围内的“零残忍”运动。

怎样判断一件化妆品是否“零残忍”?有效的方法是直接登录PETA网站,查看相关名录,网站将“不做动物实验”的公司与“做动物实验”的公司一目了然地标记出来。另一个简便易行的方法,是在你的美容产品外包装上“找兔子”。

“跳兔”(Leaping Bunny)是针对化妆品、个人护理和清洁产品进行无动物测试评测的国际认证项目。通过认证的产品,会在外包装上打上跳跃兔子的标识。作为最常见的实验动物,兔子受到了动保人士的一致关怀。除了“跳兔”认证,“零残忍”和“反动物测试”也都以兔子作为标识。

“零残忍”的可能性

在继续谈论“零残忍”风潮之前,让我们看看其诞生的背景。当我们回望历史,会发现,在这个领域,英国一直走在前列。20世纪70年代,“反对动物测验”的浪潮就兴起于英国,这或许可以看作“零残忍”的先声。进入90年代之后,声浪变成了改变社会的切实举措,进入了法规改变的历程。而在近10年,公众也逐渐认识到,美容行业中,动物测验的残酷和不可靠性,“零残忍”风潮,便在这样的环境里发展起来。

“零残忍”时尚运动的兴起,促进了取消动物实验的立法脚步。在全球许多区域,已经实施了禁止化妆品动物实验的相关法规。在欧盟国家,全面禁止用于化妆品测试的动物实验。在新西兰,部分禁止化妆品动物实验。在澳大利亚和韩国,相关禁令与法规即将生效。在美国和加拿大,禁令已进入提案阶段。目前,全球已经有600多个化妆品牌表示,不使用动物实验。

“在这个方向,欧洲可能处于发展的前列。南美和亚洲的一些国家,可能刚刚起步。所以我们在评选候选人的时候,也会有不同的侧重点。通过这个大奖,我们也学到了很多。”卡尔·拜格雷夫(Karl Bygrave)对我说。在工作人员的引荐下,我见到了这位身高1.9米的英国绅士。他是LUSH品牌的全球董事,也是英国化妆品标准协会的创始人之一。卡尔·拜格雷夫非常坚持,动物不应该被用于化妆品测试,为此,他成为LUSH“打击动物测试大奖”策划委员会的一员。

尽管公众意识已经得到了普遍提高,相关法规也得到了落实,但动物测试依然存在,动物测试的替代方法,没有得到全面普及——即使是在欧盟国家。这是因为,在欧盟与美容化妆品相关的指引中,用于化妆品上的动物测试已全面禁止,但动物测试仍然寄生于另一欧盟法规:“REACH”之中。此法规属于成分安全的测试指标,针对规管制造美容化妆品的化学物和混合物。“打击动物测试大奖”由LUSH与道德消费者研究协会共同举办,它的设立,就是为了支持更多科研人员投入研究,合力创新有效的替代方法,达到最终彻底停止动物测试的目标。

“打击动物测试大奖”的标识,是两只直立战斗的兔子。“它表明我们在做出行动。”卡尔·拜格雷夫对我说,他的脸上泛起自豪的微笑。每年,大奖提供25万英镑的奖金,这是全球打击动物测试领域金额最高的年度奖项。迄今,已有22个国家的55个项目得到了LUSH大奖的支持,其中包括瑞典著名的卡罗林斯卡学院(Karolinska Institute)和经济发展与合作组织(OECD)合作的AOP(Adverse Outcome Pathway,有害结局路径)项目。

大奖像一个聚会,将五湖四海的人聚集在一起,进行交流和学习。在这里,你可以看到来自欧洲和美国的科研人员,也可以看到来自亚洲和南美的社会活动者。在这个共同领域里,不同地区,有着不同的发展水平,也有着各自的问题,这令沟通变得必要而富有意义。通过与他们的交谈,我才意识到,与欧盟一样,印度和以色列,也是实施全面禁止化妆品动物实验的国家。这是我去到当地,却没有留心到的事——因为当时知识的匮乏。

卡尔·拜格雷夫告诉我,“LUSH打击动物测试大奖”创立之时,正是反动物测试领域“可替代方法运动”取得全球发展的时候。“我们感到很骄傲,可以进入到这场运动中来。我们希望知道,在这20年里,是不是取得了进步。那些在这方面做出贡献的人,应该有人对他们表示支持。所以我们创立了这个奖,希望能给予他们鼓励,对他们说声谢谢。”

提到“可替代方法运动”,要说到实验动物的“3R”原则。所谓“3R”,分别是:替代(Replacement,指以无意识的动物替代有意识的脊椎动物,尽量使用科学统计方法)、减少(Reduction,指尽可能减少所用动物的数量,并提高利用率和精确度)与优化(Refinement,优化实验过程,使实验动物受到最少伤害)。1959年,由英国动物学家威廉·拉塞尔(William Rusell)和微生物学家雷克斯·伯奇(RexBurch)联合提出。这一年,他们合著的经典著作《人道实验技术原理》(The Principles of Humane Experimental Technique)出版。

“由于历史的原因,人们很习惯使用动物做实验。然而,使用动物做实验,是非常落伍的方法。毕竟人和动物是不同的。这既不人道,也非必要。”卡尔·拜格雷夫说。

替代动物实验的方法的出现,使得消除化妆品动物测试成为可行的现实。在过去30年里,科学家研究了多种替代动物实验的方法,包括使用人类血液、细胞系、人造皮肤,以及使用计算机模型对产品安全进行评估等。许多化妆品公司,采纳了这些替代方法,减少或消除了对动物测试的依赖。除了道德方面的考虑,替代方法的使用,也有利于节约成本和减少研发时间。动物测试周期长,支出昂贵。并且,由于动物与人类肌体的差异,测试结果也并非完全准确。实际上,在过去的30年里,相对于取消动物测验的地区,一些坚持动物实验测验的地区出现的化妆品质量问题反而更多。这也说明,化妆品的安全性与动物实验没有直接的关系。

“要改变人们的意识是非常困难的。他们需要先了解一些新东西,才会慢慢改变。首先告诉人们这方面的知识,他们也许不会马上接受,但至少他们会知道,还有这样一种选择。”卡尔·拜格雷夫说。

过去几年该领域的变化,令卡尔·拜格雷夫感到前景乐观。希望是年轻人带来的。“几年前,我在温哥华见了一些年轻科学家,他们在进行反动物测验的实验。当时他们非常孤立,几乎是单打独斗。5年之后,当我再遇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已进入社会主流,并在改变主流意识。你可以看到,阻碍一点点地被打破。”

“我们不是为了‘酷才去做这些事情。我们做这些,是因为这是正确的事。”卡尔·拜格雷夫说,“我想全世界的年轻人,都在做正确的事儿。他们在改变世界,让新事物成为常态。这其中有挑战,但挑战,永远都是年轻的一部分。”

“也许,‘做正确的事正在成为新风尚。”卡尔·拜格雷夫对我说,他眼睛里有着坚定的热诚,又仿佛有些疑惑。“你觉得我们这样做,是有作用的吗?”

“做正确的事”会成为新的风潮吗?我难以马上回答,但我还是非常确定地点了点头。许多年以前,我刚成为一名时尚领域的编辑,彼时,有人提出,环保将成为新的全球风尚,许多人嗤之以鼻,在当时的思维里,环保等同于土气和保守。时至今日,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了正面回答——坚持做正确的事,时间会证明一切。

标签: 动物 残忍 测试

消费警示相关信息

MORE

相关产品

MORE